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oodyonge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080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第十九回 (4)

热度 2已有 1587 次阅读2017-5-22 23:09 |个人分类:残金儒宋|系统分类:文学| 徒单佑, 南海女魔, 漠北四怪 分享到微信

后半夜范奇宝轮值,他背着手,在二楼走廊轻步来回巡视。路线呈丁字形,从中央走廊走到楼梯口,再转到左右两侧天井回廊。

一楼几名刀客虽然已经困倦,却仍强打精神,或蹲守,或游动,守卫在各自岗哨上。店堂当中,一根一人高圆木桩上,摆放一盏荤油灯,发出黄色光亮,闪烁照射在几名来回走动值夜护卫身上,拉出长长影子,投射在地上,延伸到墙上,活像几个吊死鬼,来回晃动。

范奇巡视到二楼楼梯口,本能俯看一眼,瞥见墙上那几条晃动影子,然后向左转,打算沿着左侧回廊继续巡查,却又停住脚步,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头,究竟是什么地方看着不正常?一时也想不出,反正觉得有点古怪。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那几条晃动影子,这一回找到了疑点,心头不由一紧,脊梁沟开始冒凉气。因为他突然发现,那些影子虽然在晃动,但头几乎不动,身体却在摆动。他急步奔下楼梯,来到当场一看,惊骇得差点叫出声来,一楼八名值勤黑衣刀客,齐刷刷一排悬空,都被吊死在房梁上,一个个胬目呲牙,舌头伸出老长,已然气绝身亡。这八名侍卫刀客虽非一等一高手,但武功也都不弱,谁有这么大本事?能够不声不响将八人同时吊死。他刚要打呼哨报警,眼前突然虚影一闪,一条夺命套索幽灵般从楼梯下黑影里无声飞出,正好套在他脖子上,然后他便被悬空吊起,眼看也要追随那八名刀客而去,但范奇毕竟不是那八人可比,他身怀绝技,虽身陷绝境,却仍有腾挪之术。但见他急忙提气,左脚一踹右脚面,身子凭空一耸,左手向上一撩,寒光一闪,头上绳索迎刃而断,他借助悠荡之势,双脚一蹬立柱,人像箭一样射出,挺刀刺向躲藏在黑影里凶顽狡诈之敌。 然而,与此同时,又有五条套索分别从楼梯下,墙拐角,立柱后,桌子底,房梁上毒蛇般蜿蜒飞出,奇快如电,不偏不倚,准确套在范奇四肢,脖子上,随即,五道黑影交错飞跃,绳索左缠右绕,瞬间便将范奇反绑在顶梁柱之上。“毒蜘蛛果然名不虚传!范某领教了。”范奇如是说道。一个阴冷恶毒声音,阴不阴阳不阳,从门外漆黑夜幕中传来,不紧不慢地说:“对付你这样三流货色,还用不着本洞主出手,她们只是本洞主五个不肖徒儿,由于资质太差,每人只学到一种功法,但对付你已经足够,你就慢慢等死吧。”接着便是几声阴森狞笑。就有一只绣花鞋塞进范奇嘴里,胸前麻穴被人戳了一下,他顿感肢体酸软,动弹不得。

二楼过道里又走出两人,焦世昆揉着惺忪睡眼,嘟囔说道:“我说范寨主呀,三惊半夜,你吵吵嚷嚷跟谁说话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杨庸打着哈欠,接茬说:“若是惊扰了九公主安睡,咱们谁也吃罪不起。”两个人边说边找范寨主,刚然走到楼梯口,突然看到几条弯弯曲曲细长蛇影飘忽而来,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便都被绳索缠绕,连拖带拽拉下楼梯,悬挂捆绑在范奇对面房梁上,每人嘴里也被塞入一只绣花鞋。

几十名劲装黑衣武士,都是黑纱蒙面,手持明晃晃弯刀,从店门鱼贯飞窜入一楼厅堂,三人一组,占据各个角落。几枚毒烟筒被抛上二楼,一个头领模样的人,跳上楼梯,略一停顿,打了个手势,便有十几名黑衣武士趁着烟幕,冲上楼梯,跟随那个头领,杀奔二楼,紧接着又都惨叫着滚下楼梯,死尸枕藉在一楼楼梯口。第二批黑衣武士又冲了上去,耳听一阵激烈刀剑碰击声,几声惨叫之后,又有数名黑衣武士翻滚下楼梯,手脚抽动了几下,死在当场。

一个白胡子老道出现在二楼楼梯口,旁边是两位女剑客,九公主完颜金花和武月仙,手提带血宝剑,鲜血顺着剑尖滴滴答答地落在楼板上。正当此时,五位妖里妖气妇人,高矮胖瘦不一,在一群同样是妖里妖气,打扮怪模怪样女门徒簇拥下,步入一楼厅堂天井,之中一个妇人颇有几分颜色,白袄白裙,肌肤粉白,身材颀长,用手中骷髅杖点指白胡子老头,厉声喝道:“徒单佑,你个老不死的,给俺们听好了!尔等已被俺们团团包围,插翅难逃。识相的,赶快交出金国太子,俺们姐妹看在你诺大年纪的份上,或许留你一条老命,如若不然,定要杀你个老不死的片甲不留!”徒单佑捻然冷笑道:“老夫还道是谁?原来是南海骷髅岛主白夫人,你不在所辖海域内祸害渔民,却不远千里,跑到这里来讨死,老夫今便就成全你。”旁边一个细高妖娆黑袍妇人阴狠狠地说:“白姐姐何需与那老棺材瓤子废话,待小妹前去收拾老匹夫!”徒单佑侧目打量她两眼,不屑一笑,说道:“毒蛇岛主陈夫人也来了,想必蒙古人为了请尔等来此送死,一定出了大价钱。”他又对另外三个身着青衣,红衣和黄衣的妇人说道:“蜘蛛洞主朱夫人,蜈蚣门主吴夫人,还有蝎子门主万夫人,南海五大女魔今夜算是凑齐了,来的好,老夫正好将尔等一勺烩,为民除害!” 蜘蛛夫人冷哼说道:“老匹夫大言不惭!别人怕你,我朱九妹却不怕你!徒儿们,齐心协力,把这个老东西给我拿下!”言还未了,蜘蛛门五名女弟子各使手段,闪展腾挪之间,五条绳索恰似五道幽灵,向徒单佑飞去。

徒单佑乃是金朝数一数二名剑,与少林白玉峰合称北武林二圣,武术造诣高不可攀。白玉峰属于佛门武僧,所修炼功法堂堂正正,以修身养性,强身健体为主,技击御敌为辅,即便与仇敌交手,也总是慈悲为怀,得饶人处且饶人,从不肯下死手,是故江湖上呼之为剑佛。徒单佑却与白玉峰截然不同,他脾气古怪,喜怒无常,行事亦正亦邪,虽不轻易出手,一旦出招,必是直取要害,致人死命,只在瞬息之间。他的武功凶险奇诡,速战速决,绝不拖泥带水,凡与之交锋者,生死全凭他一时喜怒而定,能够半残而退,已属万幸,因此博得剑魔称号。他虽然杀人很多,但却从来不杀妇人,究其缘由,或许是怕沾惹晦气。

只见徒单佑不紧不慢,伸双手在空中一抓,五条套索尽在手中,撇嘴轻蔑一笑,说道:“无知妖女,尽是找死。”说着,将两手轻轻一拉,顿时生出一股不可抗拒之力,将五条人影拽得失控飞起,仿佛纸鸢断了线,在半空中捉对相撞,纷纷跌落尘埃,全都昏死过去。朱九妹看见宝贝徒儿们竟然连一个回合也没走下来,便被悉数击昏,不由勃然大怒,尖叫一声,纵身凌空飞扑徒单佑,双手一阵疯狂抓挠,祭出百十条晶莹剔透蛛丝夺命索,在半空里纵横交织,瞬间形成一面晶莹蛛网,罩向徒单佑,此宗宝物乃是以南海五种毒蜘蛛体内剧毒配合一种毒蚕丝炼制而成,每条网丝上皆涂有无色剧毒粘液,只要被粘上,就极难脱身,必中毒昏死,无一幸免。徒单佑却不慌乱,呵呵冷笑,使了一招千斤坠,嘠吧一声,竟然将楼梯踏板踩断,整个身体穿梯而下,又用脚尖一点楼梯下面支柱,斜刺里飞窜而出,又在桌角上一蹬,冲天飞起,整个动作灵似狸猫,快如闪电,一记雷电掌,由下向上,拍在朱九妹小肚子上,打得她半空陀螺翻转,惨叫一声,跌落尘埃,肚腹之中刀搅般疼痛,满地打滚,连连哭嚎。好在徒单佑嫌她是个女流,即便将她打死,也不光彩,因此只用了二成力道。朱九妹虽身负重伤,却不致命,蜘蛛门门徒急忙抢上前,救下门主,给她服下丹药,按揉几处要害穴位急救。剩下四个女魔头,眼见同伙受伤,焉肯罢休?嗷嗷怪叫,各施手段,冲将上去,围住徒单佑,斗在一处。

徒单佑的武功煞是骇人,一人力敌南海四女魔绰绰有余,几掌劈出,奇快无匹,烈烈掌风将四个女魔头震荡得东倒西歪,没走几个回合,便难以支持,而她们昔日那些借以威慑江湖的独门法宝,以及阴损毒招,在徒单佑面前简直成了小儿伎俩,非但伤不得他半根毫毛,打出的歹毒力道,莫名其妙中途折返回击。

这时候,各路蒙古援兵陆续杀到,其中有,漠北四怪:阴阳和尚、野驴道人、毒手婆婆、血手童子、东海七仙,等等,都是时下赫赫有名北武林高手。漠北四怪见南海四魔女明显不敌徒单老道,岂能袖手?怪叫几声,先后投入围攻徒单佑的战列,合八人之力,走马灯般车轮大战徒单佑,却也只是略占上风。完颜金花,武月仙,完颜昊,赵秃子,高裁缝,郑瓦匠,以及残余侍卫刀客,焉能坐视?一声呐喊,冲下楼梯,加入战团。整个客栈刀光剑影,杀声震天,使得这座本已腐朽破旧木结构建筑在掌风剑气激荡下摇摇欲坠。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woodyonge 2017-8-4 12:30
楚骄骄: 高手过招,惊天动地
见笑了。谢谢捧场!
回复 楚骄骄 2017-8-4 06:21
高手过招,惊天动地
回复 woodyonge 2017-5-27 09:34
一老樵: 夜斗一节,可谓惊心动魄矣!
欢迎好友光临!
回复 一老樵 2017-5-27 03:14
夜斗一节,可谓惊心动魄矣!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