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Lucian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64732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书评: 马丁·英德克《博弈大师: 亨利·基辛格与中东外交的艺术》 ...

热度 4已有 279 次阅读2023-11-24 19:29 |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书评: 马丁·英德克《博弈大师: 亨利·基辛格与中东外交的艺术》 ..._图1-1


《博弈大师: 亨利·基辛格与中东外交的艺术》(Master of the Game: Henry Kissinger and the Art of Middle East Diplomacy)是曾任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及主管中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马丁·英德克(Marking Indyk)于2021年出版的一本关于基辛格的中东外交活动的历史书。书中详细记载了基辛格是如何在1973年的阿拉伯国家(埃及和叙利亚)与以色列之间的赎罪日战争之后,通过艰苦卓绝的努力,促成了埃及与以色列之间的两个协议和叙利亚与以色列之间的一个协议,从而奠定了中东和平的基础,使得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从那以后不再有国家之间的战争。


作为基辛格晚辈的外交官,英德克看到过,甚至亲身经历过很多外交失败,深知外交活动的艰难,由是非常了解基辛格所取得的成就的份量,对基辛格非常崇敬。通过英德克的叙述,我们看到基辛格的高瞻远瞩的确卓尔不凡; 同时他又对人心洞察幽微,真可谓知己知彼,同时机智、幽默、非常善于玩弄两面派技巧,对阿以双方奉承、深表理解与同情、利诱、威胁,使尽一切只有他才能使出的手腕,把本来相隔鸿沟的敌人阿以双方,硬生生拉到了一起;把本来在苏联阵营中的最强大的阿拉伯国家埃及拉进了美国的阵营,使得苏联在中东的影响大大减弱,几乎消失。


通过书中的详细记录,我们看到基辛格真正是一位当代伟大的智者,洞明人性的弱点。他对正义、理想、和平这些高大上的概念持极端谨慎的态度,而具体着力于秩序和平衡的建立和维持。道理很简单,“正义”是主观的,对于敌对的双方,一方理想中的正义,常常就是敌对方眼里的不义。双方都坚持追求达到自己理想中的正义,势必是先要斗出你死我活。而秩序则客观得多,大家都遵守一定的规则就是了。“平衡”就是虽然大家不能对“正义”达到共识,但都没有能力单方面改变现存的“秩序”。 离开了“平衡”与“秩序”去追求“正义”与“和平”,常常是南辕北辙的。这是一种非常现实主义的思想。


基辛格的“平衡”的思想,基于他对欧洲历史的研究。他对“秩序”的重视,源于他在纳粹德国的少年生活经验。纳粹主义是一种高度强调“理想”、“正义”的主义,纳粹主义者就是要砸碎他们眼里不正义的现存秩序,来建立人间的天国。事实上,所有现代富于宗教精神的群众政治运动,都具有这样的特征。


基于这样的思想,基辛格的外交特点就是强调“小步走”,不要梦想一步到位,达成“辉煌”。“小步走”给双方时间。时间对人的心理有不可估量的作用,时间让阿拉伯人逐渐接受了以色列国存在的现实。时间也让以色列国得以发挥自己“西化”的优势,更多地拉大了与阿拉伯国家之间国力的距离。更重要的是,时间和秩序让其中的人们在斗争之外找到了自己的发展之路。


在基辛格看来,以色列占领阿拉伯土地,只可能是达到生存的手段,不可能是目的。终极的目的还是被阿拉伯国家接受。所以他使尽横身解数说服、协迫以色列政府让出一点领土,换取埃及、叙利亚暂时的接受,从而让阿以关系进入良性循环。 否则以色列多占领一些阿拉伯土地,对它的国家安全也没有决定性的帮助。 最后,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埃及领袖萨达特同样的高瞻远瞩,敢做敢当,作出了了不起的让步,埃及与以色列达成了阶段性的协议,也带动了叙利亚与以色列达成了阶段性的协议。为此,基辛格与萨达特达到了高度的相互尊重。相反,以色列的领袖们对基辛格远没有那么友好的感情。


发人深省的是,在以色列与埃及达成了第二个协议后,以色列民众觉得是美国政府压迫以色列做出了太多让步,包围了美国大使馆扔石头。抗议民众还辱骂基辛格是犹太人的败类。基辛格只有在警察开路保护下,才得以回到他下榻的宾馆。


这让我们不得不深思所谓“民意”。在这本书中,我们看到,如果双方都不退让,谈判肯定是不会成功的。但双方的“民意”都是反对己方退让的。萨达特是个独裁者,他也很需要考虑他的国家的“民意”,但他不顾“民意”退让的空间比起以色列的领袖们要大一些,所以他作出了大的退让。而以色列是个民主国家,以色列的领袖们顶着“民意”退让的空间非常小,所以基辛格、尼克松、福特都在与以色列的领导人打交道中非常头疼、愤怒。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哪怕自己是个博弈大师,坐在棋盘前时,身后站一大帮五流、七流的臭手,指手划脚不说,还动不动就要把他换下来。倒是那独裁者能少受点干扰。这也算有关民主的辩证法吧。


英德克在书中对基辛格之后的两位美国领袖背离“现实主义”的国际政治行动提出了批评。一件是小布什总统出于一种理想主义出兵伊拉克退翻了萨达姆政权,彻底摧毁了伊拉克的秩序,结果并没有能建立起更“正义”的新秩序,结果只是带给了伊拉克人民远为更加痛苦的灾难。另一件是奥巴马总统,出于另一种理想主义,支持埃及民众的“颜色革命”,推翻了美国自己的盟友穆巴拉克总统,同样破坏了中东现存的秩序,也是给中东地区带来动乱,没有达成什么好的结果。由此,我们更看到基辛格思想的深遂之处。


作为一个远离政治、外交事务的普通人,我喜好读这类有关政治、外交历史的书籍,是感到这类书对某些重大事件和涉事的人物有比较详细的记录、讨论,能让我对世事和人有更为深入的认识。我个人非常欣赏基辛格“小步走”的做法。我自己在生活里的观察是,我身边有很多人,本来是有一定能力的,但就是瞧不起“作小事”,只想“一鸣惊人”,否则就什么都别做,结果一生无为。而有的人,能力并不很强,却愿意在“小事”上努力,日积月累,也多少有点成就。


此外,我们从小经由学校、媒体得到的教育,都基本上是浪漫主义的、左倾的。对此我近年来有所警觉,因此比较偏爱读些现实主义的、右倾的东西,以消除自己的“盲点”。 基辛格可以说是位现实主义的大师,值得深入了解。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叶里歌 2023-11-30 14:35
“基辛格可以说是位现实主义的大师”,“真正是一位当代伟大的智者”,对此我深表赞同。
回复 Lucian 2023-11-25 13:32
小月: 历史的问题可以远距离地辨析,而现实的问题只能近距离的当机立断。由于任何政治外交问题都是复杂的,所以外交艺术就变得至关重要。我个人感到今天的国务卿布林肯 ...
有意思。我对布林肯还没有注意过,以后留意了解。

昨天去看了一些基辛格讲话的视频。因为那本书里提到他有德国口音,我注意了一下他的口音。先看到的是一些他近年百岁左右讲话的视频,觉得他的口音相当重。但后来找到一些他比较年轻时,也就是他在国际上叱咤风云时的讲话视频,口音很轻微。想不到一个人老了,居然讲英语的能力也严重退化了 - 一种“返老还童”。
回复 小月 2023-11-25 11:36
历史的问题可以远距离地辨析,而现实的问题只能近距离的当机立断。由于任何政治外交问题都是复杂的,所以外交艺术就变得至关重要。我个人感到今天的国务卿布林肯很有点当年基辛格周旋有余的学者风度。他曾露一手的边弹边唱令人欣赏。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