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黄胜友博客 //www.sinovision.net/?1863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黄胜友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亲情散文《亚布力 山与树的记忆》黄胜友

已有 4142 次阅读2011-4-12 21:09 |个人分类:文学艺术分享到微信

搜寻故乡的记忆:

《亚布力  山与树的记忆》

黄胜友

 

亚布力,绵延的是山,浪漫的是树。

我记忆里的亚布力,绵延的也是山,浪漫的也是树。

记忆中的故乡,依偎在绿色的群山大树环抱之中,梦里萦绕的童年与少年,还是张广才岭深处,那些缠绵在记忆中的山和树。

因为故乡亚布力地处群山之中,所以我的童年必定与大山有关系。美丽的亚布力林区,被一名字叫蚂蚁河的大河一分为二(我当年考证过蚂蚁河,河的名字原来叫蚂蜒河,满语是母亲河的含义,后来演变讹传为现在的蚂蚁河)。河的南岸是亚布力镇,河的北岸是亚布力林业局。亚布力地区以亚布力林业局为主要辖区,亚布力林业局直属黑龙江森工系统。我父亲是五十年代末期,从鲁西南支援边疆建设的山东热血青年,那批山东人落户在黑龙江的森工系统的亚布力林业局,父亲那代人的到来,活跃了大森林,整车整车的木材运出了森山老林,支援了大江南北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建设。我的童年自然也是和关东的大山野、茂密的大森林解下了不解之缘,也就自然和绿色的大山和绿色的大树有了密切的关系。

说起来童年,关于山的记忆,我有讲不完的故事。亚布力林业局北面,无论哪一条山脉,就是当地人说的北山、东山,我去过的次数,已经无法统计,我们这些林区的孩子从小就生活在大山的脚下。那些大山,我理所当然地都是非常的熟悉;地形、地貌、沟壑、丛林、环境、水泡子、小溪流等等都深深地镌刻在我童年的记忆里。

春天,哪个山沟里,盛产刺嫩芽(我们小的时候叫刺老芽)、刺果棒(刺五加的嫩芽)。哪个山沟里可以采到蕨菜、猴腿儿、老牛广、大叶芹。我记得比较特别的是一种当时叫做“广东菜”的蕨类野菜,有着一种特别的清香,非常好吃。“广东菜”长在山间潮湿的地方,林区的人们都非常喜欢这种叫“广东菜”的野菜,长在东北山林里的山野菜,为什么叫做“广东菜”呢?后来考证这个疑问,我认为和以前人们把东北称做关东有关,这种野菜一定是“关东菜”的变音,当年小日本占领中国东北的时候,把东北尤其是黑龙江称为关东有关。

夏天,哪个山梁山脊上,高立果(野草莓)最多,马蔺果(树莓)最厚、最甜;哪个山脚沼泽地,可以找到味道馥郁的叫野山茄子的一种浆果。哪片沼泽地里的塔头甸子里,鸢尾花特别蓝,可以找到野鸭子窝,端出整窝整窝的野鸭子蛋。哪条山沟里的溪水里,可以钓到冷水细鳞鱼,可以抓到硕大的林蛙。哪道峻岭上,生长着党参、天麻、贝母、五加参等等名贵药材。说起滋补药材党参,是一种滕蔓植物,野生的党参有着一种特殊的气味,熟悉的人在山林里走过,就可以嗅觉到这种气味,顺着气味就可以找到开着小白花的党参滕蔓,就可以在附近挖到一片野生的珍贵药材。我曾经在山上挖到铜钱粗的硕大党参,野生的党参可以生吃,甜甜的,没有什么异味。

秋天,哪片红松林,结满了松塔(松子的果实),哪道山梁可以采到饱满的榛子,哪道沟塘子里,可以采到整筐的山葡萄、野猕猴桃(我们小的时候叫狗枣子),哪片山地里有几棵山梨树,可以整筐整筐地打下甘醇的山梨,哪片背阴的山坡上,雨后,长满肥硕的蘑菇、木耳、猴头。东北的蘑菇,不同的品种分别生长在不同的自然环境里,我都可以分辨出来。东北最珍贵的蘑菇是那些至今人工也培育不出来的蘑菇品种,比如元蘑、榛蘑。特别的稀少。人工养殖不了的榛蘑,除了生长在湿润的次生林里,那些刚开垦的肥沃的山坡的大豆地里,也具备生长的条件,可以采到珍贵的榛蘑。东北名菜蘑菇炖小鸡,在东北地道的蘑菇就是用榛蘑来做配料。

冬季,哪片山林里,可以找到站干(天然干枯死亡的树木,新鲜的树木是禁止私自采伐的);哪片山头,可以用鸟笼扣到整群的苏雀(东北一种红肚皮的小鸟),哪个山后的柞树从中的雪地里,可以沿着雪兔和狍子的足迹下套子。有一年的寒假里,我独自一人拉着木爬犁,去山里拉木材做生活用材,那年的雪非常的大,在山坡上砍伐那些杨木站干(自然枯死)的时候,发现不远处有只野鸡,于是我高高的仍起我的佩带的狗皮帽子,并大声呼喊,那之野鸡,看到高高飞扬的狗皮帽子,以为是老鹞鹰飞来,一头就钻进山脚的大雪中,顺着厚厚的大雪中,抓住露出美丽的野鸡羽毛,我逮住一只惊恐的顾头不顾腚的野鸡。

亚布力,那些了如指掌的大山的故事,还历历在目。那些故事都是我亲身体验积累的故事,林区长大的我,自然积累了关于大山的故事,自然我的性格多少有些野性和桀骜不屈的霸性。

就是现在回到故乡亚布力林区,我带着你,不同的季节,还是可以找到时令季节里,亚布力林区的山里该有的山中的特产。

说起树的记忆,我的童年一直就与大树为拌。我曾经写过一首歌词。我还清晰地记着几句:

左边也是树,

右边也是树。

我家就在森林里住。

大树爱我,

我爱大树。

我们是森林里的小主人

在森林怀抱里,

长成一棵棵参天树。

九十年代初,这首歌谱曲后,参加黑龙江一个征歌比赛,还得过一个奖项。奖品是一套价值130多元的六件套的床上用品(我的工资当时不到100元)。

从小在森林里生活,我自然学会了爬树。即使再高的树,我都有特殊的办法,灵活地攀登上去。

我爬树的技巧,和其他的林区的孩子们不一样;通常,别的伙伴们爬树是用双手抱树,用俩脚的脚板登踏树干,攀爬。遇到粗大的树木,他们的技巧就不灵了。我攀爬大树除了用双手之外,我用的俩只小腿。俩只小腿攀缠在树干上,非常的稳固,然后再向上攀爬,爬到树枝处,就简单了。只要我能抱住的树,我都可以自如的攀登。原理是我观察东北电工用脚蹬子,攀登电线干以后,受到的启发。看似简单,但是一般的小伙伴是掌握不了攀爬树木用力技巧的。

小学、初中,我课余时间都和邻居家的小伙伴们去登山,采山,要想得到更多的山珍野果,林区山里的孩子们自然也就要爬上高高的树,红松的果实,都生长在高高的树枝头;绵醇的山梨和藤蔓爬到高大的杨树的五味子,也必须攀登到大树上,才可以获得更多。有一年的春天,我们一群顽皮的孩子,去北山的一片落叶松林里,去掏山喜鹊蛋。几窝鸟巢都在二十几米高的落叶松顶,我腾腾地,没费任何力气,就把山喜鹊的蛋装满了随身携带的筐,急得远处树上的山喜鹊嘎嘎只叫。那个年代穷,家家也都没什么好吃的,我们这些林区的孩子,把掏到的鸟蛋,放到一个大铁水桶里,煮熟了以后,都填到饥饿的肚子里了。当时候还有个说法,说吃鸟蛋脸上长雀斑,我童年没少吃,至今脸上也没见一个污点,每当看到我们班级的女生脸上有雀斑,我就说人家偷吃鸟蛋了,把女生都给得罪了。

读高中的时候,因为课程紧张,去野外登山爬树的机会少了。但是亚布力林业局一中校园里的大树,我几乎都爬上去过。二零零七年八月底,我回故乡亚布力给母亲迁坟。有天晚上,去母校亚布力林业局一中,看到学校门口那棵我曾经多次攀爬的,已经很粗的老榆树(春天的树上,结满肥硕甜美的榆树钱儿),还是被感亲切。亲切兴奋之余,我还想攀爬上去。

离开故乡很多年了,童年去上山爬树,挖山野菜、挖药材、采摘野果、掏鸟蛋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真想回一次群山环抱之中的亚布力故乡,在山清水秀的田野山川,去寻找往昔的一次绿色的记忆,再尝一尝自己采摘的山珍野果那份收获的快乐,体会那些花钱买山野菜没法体会出的生活情趣,添几分用自己的双手劳动创造的欢乐。

(山清水秀的林区小镇亚布力,位于黑龙江东部张广才岭腹地,目前是亚洲最大的滑雪圣地,我的童年是在群山怀抱的亚布力大山里度过的,那里的一切给我留下了难以抹去的记忆。)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1-4-12 21:22
难忘的故乡,难忘的童年,难忘的一切。有甜蜜的回忆就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