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Lucian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64732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经典日本民谣“船頭小唄”

热度 3已有 2300 次阅读2024-2-24 17:49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经典日本民谣“船頭小唄”_图1-1



“船頭小唄”为日本著名童谣、民谣作词家与诗人野口雨情(1882-1945)作词,中山晋平作曲,于1921年写成; 曾作为电影《雨情物語》(1957)的主题歌。 这首民谣词、曲都非常优美,在日本长盛不衰, 一直有著名歌唱演员在不断演唱。 我最喜欢的,是中国人民熟悉的电影演员和歌唱家、在电影《远山的呼唤》中与高仓健搭档扮演女主角的倍赏千惠子的演唱。这段网上的视频,结合倍赏千惠子的演唱和电影《雨情物語》的镜头,配有歌词原文,做工非常精细,歌声、音乐和画面都非常美丽 (请点击前往欣赏)。画面中由女演员青山京子饰演的船家女完好体现了东方女子独特的含蓄美,也是难得的镜头。可惜原歌有五段,而倍赏千惠子只演唱了前面三段。



这首民谣的主题可以理解为正视生活的艰辛、个人生命的短暂和渺小,呼唤男女间相濡以沫的真情。 这种男女间的真情,让人得以超越生命的短暂和渺小,以及日常生活的庸碌。我认为这种期待和呼唤,有其深远的宗教意蕴。换言之,系统的宗教本来也是发源于那样的期待和呼唤,但由于神学家们不断加入了很多理性的东西,反而遮蔽、消灭了那样的期待和呼唤。这其实才是“音乐”、“歌曲”、“恋爱故事”比教堂、寺庙中的宗教远为“动人”的原因。日本文化的独特之处是在民间文化中保留、发展了极其大量的这种我想称为“原始宗教”,以别于“系统宗教”的东西,非常“动人”。 我想这才是川端康成所说的“美丽的日本”。



下面是我粗略的译文:


经典日本民谣“船頭小唄”_图1-2


诗歌不可译;不可为而为之,只能得其大概。 深入理解、欣赏诗歌,最好是通过详细的注释。 但好的详细注释非常难得,所以我在粗通日文的基础上与ChatGPT反复互动、潜心琢磨,做成了帮助自己理解的“详细注释”, 在此分享。 希望即使对日文一无所知的读者也能领会原文的精微。 日文中有大量汉字,意思也与汉文相同或相近,但读音是大不同的,我把这些汉字的平假名都标在括号里,以便知道它们的日文读音,更好地欣赏歌曲演唱。 对日语兴趣不大的读者请忽略以下部份。



【原文】


船頭小唄


俺は河原の 枯れすすき 

おなじお前も 枯れすすき

どうせ二人は この世では

花の咲かない 枯れすすき


死ぬも生きるも ねえお前

水の流れに 何变ろ

俺も お前も 利根川の

船の船頭で 暮らそうよ


枯れた真菰に 照らしてる

潮来出島の お月さん

わたしゃこれから 利根川の

船の船頭で 暮らすのよ 


なぜに冷たい 吹く風が

枯れたすすきの 二人ゆえ

熱い涙の 出たときは

汲んでおくれよ お月さん 


どうせ二人は この世では

花の咲かない 枯れすすき

水を枕に 利根川の    

船の船頭で 暮らそうよ



【详细注释】


(日语中主语、系动词通常省略,在此指出,以后就不再一一说明了)


船頭 (せんどう): 意同汉语中的“梢公”,但不限于男性,我认为在本文中译为“船家”比较合适

小唄 (こうた): 意近汉语中的“短歌”、“小曲”



俺 (おれ): 意同汉语

“俺は”中的“は”: 日语中用来标示“主题”的助词,近于古汉语“兵者,凶器也”中“者”字的用法。下文中“二人は”中的“は”作用相同。

河原 (かわら): 意同汉语。靠近河流的陆地

“河原の”中的“の”: 同汉语中的“的”、“之”。下文中“利根川の”、“船の”、 “潮来出島の”中的“の”作用相同。

枯れ (かれ): (形容词) 枯萎

すすき: (名词) 芦苇、芦草

おなじ: (形容动词, 用于比较两种事物、思想) 用在这里指出“俺は河原の枯れすすき”与“お前も枯れすすき”的相似性

お前 (おまえ): 你。用于对话中很随便地称呼对方。

“お前も”中的“も”: 也。 下文中“死ぬも”、“生きるも”中的“も”作用相同。

俺は河原の 枯れすすき/おなじお前も 枯れすすき: 我是河原上枯萎的芦苇,同样地,你也是河原上枯萎的芦苇


どうせ: 总而言之

二人 (ふたり): 意同汉语

この: 这个

世 (よ): 世界,人世

では: 在…

この世では: 在这个世界上

花 (はな): 意同汉语

咲かない (さかない): 不开花。 动词“咲く”(开花、绽放)的否定形式。

花の咲かない: 是一种常见诗歌表现形式,合“花”和“咲かない”(不绽放)成一意境。下文中的“水の流れ”、“熱い涙の出た”都是类似的表现形式。这种微妙是日语诗歌的特色,不好翻译。

どうせ二人は この世では/花の咲かない 枯れすすき: 总而言之, 我们俩在这世上,都是不会开花的、枯萎的芦苇



死ぬ (しぬ): 意同汉语“死”

生きる (いきる): 意同汉语“生”

“死ぬも生きるも”中的两个"き": …也好, …也好。指出两种情况没有实质的区别。

ねえ: (助词) 哎 (用来呼唤对方的注意)

水 (みず): 意同汉语

流れ (ながれ): 意同汉语“流”

水の流れ: 水流、水之流、流水 (诗歌语言,合“水”和“流”成一意境)

“水の流れに”中的“に”: (介词) 即古汉语中的“于”。日本人说“水の流れに”相当于中国人说“于水流”。中英文中的“介词”都置于其所修饰的词句之前,而日文大不相同,要置于其所修饰的词句之后。

何 (なに): (疑问助词) 意同汉语。

变ろ (かわろ):  变化、变动、变异。 方言,其标准日语为"変わろう" (かわろう), 是“変わる" (かわる)一词的表现意愿的形式。

死ぬも生きるも ねえお前/水の流れに 何变ろ: 哎, 听着,我们死也罢,生也罢,会对水流有什么影响呢?



利根川 (とねがわ): 日本的一条大河

船 (ふね): 意同汉语

“船の船頭で”中的“で”: (介词) 在,用,以,以…的方式。“船の船頭で”意即“以做船上的梢公的方式”

暮らそう (くらそう): (动词) “暮らす”意为生活。 “暮らそう”是“暮らす”的表达意愿、决心的形式。

“暮らそうよ”中的“よ”: (助词) 表强调。中英文中好像都没有类似的成分。

俺も お前も 利根川の/船の船頭で 暮らそうよ: 希望我和你通过做利根川上的船上的梢公(在一起)生活。



枯れた (かれた): (动词) 枯れる的过去式。 意同汉语“干枯、枯萎”

真菰 (まこも): (名词) 稗草

照らしてる (てらしてる): "照らしている"的缩写。意为“正照在”

“枯れた真菰に”中的“に”: (介词) 同古汉语中的“于”。 意为“在…上”。

枯れた真菰に 照らしてる: …正照耀在干枯的稗草上。日语常省略主语,要读者自己从上下文中推断。

潮来 (いたこ): 地名。其地多水乡。利根川穿过潮来。

出島 (でじま): 水中自然的岛屿或人工建筑。“潮来出島”很有名,估计是潮来水中的某个小岛。待考。

月 (つき): 意同汉语

“お月”中的“お”: (词缀) 放在名称前表示尊敬。 类似于汉语的“贵”、“令”。

さん: (词缀) 放在名称后表示尊敬。 类似于汉语的“君”、“先生”。

お月さん: 对月亮的虔敬的称呼,类似于说“尊敬的月亮君”。

潮来出島の お月さん: 潮来出島的尊敬的月亮君。这是一句意境描写。没有直说,但暗示,是月光“正照耀在干枯的稗草上”



わたしゃ: “わたしは”即“我”的缩写

これ: 这个,这里,这时

から: (介词) 从…开始

これから: 从现在开始

暮らすの (): (动词) 生活。 “暮らす”是该词的基本形式,加“の”表示是在描写、解释一种状况。

わたしゃこれから 利根川の/船の船頭で 暮らすのよ: 我(们)从现在起,过着利根川上的船上的梢公的生活。



なぜに: 为什么

冷たい (つめたい): (形容词) 意同汉语“冷”

なぜに冷たい: 为何这么冷?

吹く (ふく): (动词) 意同汉语“吹”

風 (かぜ): (名词) 意同汉语

吹く風: 吹着的风。 日语中可以用动词(做形容词)修饰名词。

“吹く風が”中的“が”: 日语中用来标示句子“主语”的助词。 但在这里只有主语,其余成分都省略了。

ゆえ: (介词) 是因为…

枯れたすすきの 二人ゆえ: 是因为(我们)二人就像枯萎的芦苇



熱い涙 (あついなみだ): 意同汉语“热泪”

出た (でた): (动词) 出る"(涌出)的过去式

熱い涙の出た: 诗歌语言,合“热泪”和“涌出”成一意境

ときは: 当…的时侯

汲んで (くんで): (动词) 汲む, 意同汉语“汲”。

おくれよ: 表示请求。非常接近古汉语中“请”字的用法。

汲んでおくれよ: 请汲干

熱い涙の 出たときは / 汲んでおくれよ お月さん: 当(我们)热泪涌出时,尊敬的月亮老君,请将它汲干



枕 (まくら): (动词) 意同汉语

"水を"中的“を”: 日语中用来标示“宾语”的助词。 “水を枕”表示“水”是动词“枕”的宾语。在中英文中,宾语都置于动词之后; 宾语都置于动词之前。“水を枕”在中文中当说成“枕水”: 把头靠在当作枕头的水上。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Lucian 2024-2-26 10:19
叶里歌: 想不到先生懂日文呢!好棒!我有一个好友,当年我来美,她去东京,几年后她竟然从一句日语不会,成了博士生,后来当了副教授,全部用日语讲课。她对我说,当初去 ...
只懂一点点,可以借助ChatGPT看懂歌词。可能所有的外语,都不难懂一点点,要深入则很难。不过现在有了ChatGPT,有问必答,容易多了。学一点就能欣赏歌曲。
回复 叶里歌 2024-2-26 02:18
想不到先生懂日文呢!好棒!我有一个好友,当年我来美,她去东京,几年后她竟然从一句日语不会,成了博士生,后来当了副教授,全部用日语讲课。她对我说,当初去日本为学日语吃了很多苦。我很佩服这位同事的奋斗精神。
回复 Lucian 2024-2-25 13:23
小月: 我一直认为撸是非常神奇的创造,它既是舵又是浆,在合力中固位运动。不知经历几多年,它在中国的河汊港道上独力撑起把舵和推动的作用。本人中专住读在上海郊区, ...
说得好。在您指出之前,我还真没有认识到撸兼具舵与桨的功能。建议您用这段文字,扩大成一篇散文,看看能不能在”文汇笔会“之类的网站发表(国内读者也能看到)。

是的,这首歌感动我的是那种贫贱夫妻相濡以沫的真情。

我对日本是心向往之,但从来没去过。也不知道我心中的日本,倒底占现实中日本的几成。但我想,如果有三成,我就满意了。

此外,如果只是学基本的日语平假名和发音(相当于中文的拼音),数周就够了。我觉得对听日语歌很有帮助。
回复 小月 2024-2-25 11:23
Lucian: 谢谢夸奖。我最好不要给自己披上伪装的虎皮。实话实说,我非常喜欢日本,尤其是日本歌,至于日语则是只知道一点点。但现在有了ChatGPT, 可以从各方面问它问题, ...
我一直认为撸是非常神奇的创造,它既是舵又是浆,在合力中固位运动。不知经历几多年,它在中国的河汊港道上独力撑起把舵和推动的作用。本人中专住读在上海郊区,曾多次向擅长摇橹的郊区来的同班同学学过这门手艺,却都以失败而告终。但我从没有为此沮丧,而是倍感对撸的神奇的好感。日本这首歌的男女主角都在港汊河道上自如地摇橹,伴以歌声悠扬,使我倍感亲切而被深深感染。他们与中国的七仙女和董永是多么地像似,然而这故事却不是神话。  我有三个兄弟曾去日本留学。其中五弟在大版有过自己的公司,改革开放初期生意还做得非常红火过。故而我对日本也是很熟悉很有些感情的。
回复 Lucian 2024-2-24 22:09
小月: 敬佩!你还通日语,博学!那首歌很美,独特的丝竹悠扬之美。在河道上摇橹驰船,那可是东方特有的景致。
谢谢夸奖。我最好不要给自己披上伪装的虎皮。实话实说,我非常喜欢日本,尤其是日本歌,至于日语则是只知道一点点。但现在有了ChatGPT, 可以从各方面问它问题,很有帮助,在它的帮助下,我相信可以看懂这样的歌词95%以上。如果要说长处,我想我有的一点长处是很认真地学习过英语语法,语法对真正“读懂”句子非常有帮助。如果只是叫机器翻译,其实还是没有懂。我感觉到我跟机器互动时,根据自己的语法知识来提出问题,很快就能弄明白自己是不是懂了。

很高兴看到您也喜欢这首歌。东方有很多很多好东西。不能妄自菲薄。

还有很多我很喜欢的日语歌,以后慢慢借助ChatGPT彻底弄懂了搬到这里来。
回复 小月 2024-2-24 21:33
敬佩!你还通日语,博学!那首歌很美,独特的丝竹悠扬之美。在河道上摇橹驰船,那可是东方特有的景致。
回复 Lucian 2024-2-24 19:44
rubin: 循着您的链接去听了一下,只是不懂日文,但旋律的确非常好听!
诗三百当年应该也是吟唱而不是朗读的,可惜音乐部分失传了。 ...
是,中国的诗词本来都是歌,能唱的。曲全部失传了,非常、非常可惜。日本很重视保存传统,然后在传统的基础上发挥,常有点石成金的神力。想李叔同的“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本是一首美国曲子,配上美国歌词并不十分动人,结果日本人抄去加了日本歌词,在我这个中国人听来,好听多了。李叔同留日,并不留美,我想他是从日本学得,又加以中国化,成了难得的现代中国“民谣”。当李叔同那样的中国人,凤毛麟角,所以那样的中国歌也凤毛麟角。而在日本,类似的人非常多,所以好听的日本现代歌非常多。

我只是因为爱听日语歌才学了点日语。觉得学了点发音,对欣赏歌曲就很有帮助。另一方面日语发音易学,语法则难得多。所以浅学易,深学难。我只是在浅学阶段。
回复 rubin 2024-2-24 19:24
Lucian: 这首我倒还读得很熟。单凭词,船頭小唄比不过诗经,但人家配得有音乐,唱起来很很好听。 要听听才见好处。
循着您的链接去听了一下,只是不懂日文,但旋律的确非常好听!
诗三百当年应该也是吟唱而不是朗读的,可惜音乐部分失传了。
回复 Lucian 2024-2-24 19:09
rubin: 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⑽。溯洄从之,道阻 ...
这首我倒还读得很熟。单凭词,船頭小唄比不过诗经,但人家配得有音乐,唱起来很很好听。 要听听才见好处。
回复 rubin 2024-2-24 19:05
关于芦苇的情诗,我以为诗经的“蒹葭”更有意味。
回复 rubin 2024-2-24 19:04
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⑽。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