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老牛卧残阳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4062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希望通过交流能取长补短提高自己。更希望通过贵人提携,自己的作品能有幸向影视作品、音乐作品发展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长篇影视小说《喋血丛林》(第二部)连载六

已有 2878 次阅读2015-7-10 09:44 |系统分类:军事| 连载, 原创小说, 喋血丛林 分享到微信

【原创】长篇影视小说《喋血丛林》(第二部)连载六_图1-1


第六章  虎穴救孤

  二号地区实则也是一处山连山的山峰。丁伦的这一处秘密巢穴即在此山北部的一个山头上。顺着山梁到山头实则是递升式的慢坡。从山上到山下修有简易道路,此路还可以跑汽车,丁伦每次上下山都乘坐汽车。

  山洞坐北朝南;洞口的外面是一片经过修整的、差不多有一个半篮球场大的场地;洞口的西南侧还建有一个简易的直升机起落场;山头顶端也被修建:正中是一处机枪火力点,偏东位置是一处警戒瞭望台;山的后面,也就是山头的东北面,是一处悬崖峭壁,此壁高约近二百米,因无人能够攀爬,所以便没有设防。

  此秘密巢穴防守的非常严密:山上驻有近一个连的兵力;从山上到山下均设有岗哨;且漫山遍野还设置了铁丝网和地雷。尤其在直升机场、山路的入口处等重要位置均有重兵守护,再加上此山良好的植被掩护,此巢穴可谓是易守难攻。

  听完了小安徽对此巢穴的大体描述以后,众人也都感觉到了压力。

  窦志勇首先带大家来到了那处近二百米高的峭壁下面。窦志勇指着峭壁对大家说:

  “看起来要想攻上山去救出孩子,关键在于能否攀上这处绝壁!”

  “这么高,这么陡,咋上呢?”小安徽仰望着眼前的这处峭壁不无忧虑地说。

  “是呀,这谁能上去呢?”苏雨婷也感到为难。

  只见窦志勇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将目光转向了吴天宇:

  “老二你当过消防兵,你估计你能行吗?”

  吴天宇没有当即表态,而是又重新审视了一下整个峭壁,然后才眼望着峭壁对窦志勇说:

  “这要在当兵时,应该问题不大,可好几年不锻炼了……怕……我只能说试试。”

  “不能说试,只能说行还是不行。不然的话子弹飞来了,你这里再不行,那其他人不等于白送死了吗?”窦志勇说得很严肃。

  “努努力,应该没有问题!”吴天宇痛下决心的表态说。

  “好,老二,你是好样的,我相信你!只要你这里成功了,我们的救人行动就成功一大半了!”窦志勇用坚定的眼神鼓励着吴天宇。

  “天宇哥,努努力,我们几个人的生死可都寄托在你身上了。”苏雨婷也是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吴天宇。

  “放心吧,我会努力的!”吴天宇再次表态。

  “拜托!”小安徽也走到吴天宇身边,用手拍了一下吴天宇的背部,以示鼓励。

  “你估计爬到山顶得需要多长时间?”窦志勇再次来到吴天宇身边。

  “估计……得……两个小时吧!”

  “好!这样:你从这里开始爬的时候,我们也开始向入山口那边移动,等你这里爬到一个小时零二十分钟的时候,我们那边便开始行动。估计四十分钟的时间我们能够攻上山头,那时,正冲着山上路口的重机枪射击点也会发现我们,然后便会是狂风一般的扫射。而这时,顺利的话你也应该到达山顶。到达山顶以后,趁机枪手和瞭望哨兵不备,你用弓弩先干掉瞭望哨,再干掉机枪手,然后我们前后夹击,攻入山洞,救出孩子。计划大体就是这样,你看你这里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吴天宇答。

  “还有一点:小虎留在你这里。我们先给小虎在附近寻一个安全藏匿点,在你还没爬上去之前,先让小虎在下面给你当助手,等你爬到了半山腰,小虎便自己到藏匿点藏好,我们不回来,小虎坚决不能出来,听明白了吗小虎?”

  “听明白了。”小虎很乖巧地回答着窦志勇的叮嘱。

  “好了,所有计划已定,我们开始分头行动!”

  此时已是上午八点半,天也逐渐的热了起来。两组人马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激烈而残酷的战斗,各自都抓紧这战前难得的间隙,尽可能多的补充一下食物和水。

  先说窦志勇这组:他们借着丛林的掩护,踩着谨慎的步伐,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赶到了上山的唯一入口,他们在距离入口值班岗亭三十米处隐蔽了下来。

  听小安徽介绍,紧挨着岗亭里边有一个警卫室,里面驻守着七个佣兵。另在半山腰处还有一个警卫室,那里同样也驻守着七个佣兵。

  二十分钟以后,攻击的时刻到了!

  在通往上山路口的山路上,迎面走来了两男一女三个人,其中那女的还被反剪着双手,另两个男的是本公司的佣兵装束。

  “干什么的!”一个警卫路口的佣兵喝问。

  “我们是三号地区的,奉波刚队长之命,给老板送美女来了。”小安徽很牛气的回应道。

  “啊?送美女来了?”另一个佣兵看到有美女,眼珠子差一点就掉到了地上。

  “既然是给老板送的那我们可不敢管,进去吧!”开头问话的那佣兵同意放行。

  这意外的顺利让窦志勇他们很是欣喜。三个人赶紧加快脚步向栅栏门里走去。

  “等等!”

  突然,一个像火柴杆一样的家伙从警卫室里走了出来。这家伙先围着窦志勇三人转了一圈,且还在苏雨婷跟前站了一站,然后又返回到小安徽跟前,带着一股趾高气扬的气势问道:

  “你刚才说是奉谁的命令?”

  “波刚队长的。”小安徽回答。

  “有他写的纸条吗?”

  “纸条?”

  这可是小安徽原来不知道的,小安徽开始有些心慌:

  “纸条……”

  看到小安徽有些方寸大乱,机警的窦志勇不等小安徽说下去,便赶忙跨前一步,打断小安徽说道:

  “哦对了,纸条在我这里。”

  “拿来吧!”“火柴杆”伸手在那里等着。

  窦志勇开始浑身翻找,且边找边给小安徽和苏雨婷递眼色,苏雨婷与小安徽接到暗示后分别向两个当班的卫兵靠去。

  “哦,找到了。”窦志勇将手插在怀里,装作掏纸条,且边掏边走近火柴杆,并趁其不备,迅即抓住其伸着的手往怀里一拉,火柴杆便不由自主地朝窦志勇跟前倒来,窦志勇又顺势用一只胳膊夹住其颈部,另一只手则迅速从腰间抽出匕首横在了火柴杆的脖子上:

  “别动!老实点!”

  而恰在此时,屋内的一名佣兵听到外面有动静,便赶紧出来观察,被窦志勇看了个正着,只见窦志勇上身揽住火柴杆当支撑,下身则腾空一脚,将那刚出门的佣兵又踹进了屋内。与此同时,小安徽与苏雨婷也早已将那两名值班卫兵用短刀结果了其性命。

  此时警卫室里还有两名佣兵,但早已被眼前的状况吓傻。等他们反应过来想摸枪反抗时,小安徽与苏雨婷的枪口早已对准了他们。

  窦志勇推着火柴杆走进屋里以后,先将这余下的三个佣兵用他们各自的腰带和鞋带儿分别捆住他们的双手和双脚,然后又用他们的毛巾堵住了他们的嘴,最后窦志勇对他们提出了警告:

  “我们是来救孩子的,我们不想杀人,但前提条件是你们必须老老实实的在这儿呆着,否则的话,看到外面死的那两个了么?那就是你们的下场!——哦对,还有一句话提醒你们:制贩毒品那是极缺德的,会遭报应的,还是回家干点正经事吧!”

  说到这里,窦志勇又把目光转向了火柴杆:

  “知道为什么不杀你也不捆你吗?

  火柴杆摇头。

  “我们需要你带着我们上山。但你若不老实耍花招的话,我随时都会扭下你的脑袋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那走吧!”

  随即,窦志勇先令小安徽去隐蔽点取来他们的武器,后又让火柴杆在前,窦志勇随后,且一把手枪顶住火柴杆的后腰。苏雨婷与小安徽则分别走在二人的左右。苏雨婷也换上了佣兵的服装。

  咦,不是说警卫室里有七个人吗?怎么连死的两个拢共才看到六个?少那一个去哪了?

  原来,在窦志勇他们出现在岗亭之前,一个佣兵因为拉肚子跑去了警卫室旁边的厕所里。当他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后,便猫在厕所里没敢出来。等窦志勇他们走远了以后,这佣兵便赶紧出来打开屋门,并将那被绑的三个佣兵放开,然后,他们四人便操起武器直向窦志勇他们追去……

  这边窦志勇、苏雨婷、小安徽三人正押着火柴杆向山上走,在即将到达半山腰的警卫站点时,火柴杆却突然蹲到地上,并大声不停地咳嗽起来……

  “快站起来!不许出声!”窦志勇压低声音警告火柴杆。

  “哎哟,不行了,我的胸部突然憋得厉害,喘……喘不上……”

  还未等火柴杆说完,窦志勇便厉声再次警告:

  “少装蒜,再不起来我要了你的命!”

  也许是听到了火柴杆的咳嗽,半山腰警卫室里走出来一个像是小头目的佣兵:

  “怎么了,一班长?”

  “我有些胸闷,你那里有……”

  还未等火柴杆说完,窦志勇他们身后便传来了“乒乒啪啪”的不绝于耳的密集枪声。原来是后面那四个追兵追上来了。

  正当窦志勇他们听到枪声回头看时,身边的火柴杆趁窦志勇不备,抬脚就向半山腰的警卫站点跑去,且边跑边喊:

  “快拦住他们——他们是中国……”

  下面的话还未喊出,就听到“啪啪”两枪,火柴杆被窦志勇打倒在地。紧接着,窦志勇又飞身来到半山腰岗亭边,先一拳打倒了一个执勤的卫兵,随即又一个飞脚,将另一个卫兵踢进了岗亭。旁边那个小头目由于距离窦志勇太近来不及用枪,便急飞脚向窦志勇的面部踢来,窦志勇手快,只抓住其飞来的脚轻轻一提,那小头目便一个仰面朝上摔在了地上。窦志勇迅速从腰间拔出手枪,像点名一样的“啪啪啪”三枪,结果了小头目和先前被打倒的两个佣兵。警卫室的佣兵听到枪声后,也都持枪冲了出来。窦志勇眼疾手快,端起冲锋枪就是一梭子,刚冲出的四个佣兵即刻倒地。

  而这时的小安徽和苏雨婷,依然依托在掩蔽物后阻击着后面的追兵。

  山下的密集枪声惊动了山上的毒匪,丁伦立即调集人马开始对半山腰的窦志勇他们进行反攻。

  “你俩赶紧想办法把后面的追兵干掉,不然我们就腹背受敌了!”

  解决了半山腰佣兵的窦志勇,边命令着小安徽与苏雨婷,边自己挎着轻机枪向山上冲去。

  什么叫急中生智?小安徽毕竟还是有过几年的佣兵作战经验的。小安徽想出了办法:小安徽让苏雨婷边打边佯装往山上撤,自己则潜伏在路边的草丛中等待,等追兵越过自己以后,自己再跳出从背后干掉这几个追兵。

  小安徽与苏雨婷成功了。然后,他们俩便会同窦志勇一起向山上冲去。

  尽管窦志勇他们已几乎冲上了山头,但由于山上有工事,再加上敌人人多,以及有丁伦坐镇,敌人抵抗的很顽强。

  就在窦志勇与苏雨婷和小安徽正计划另想办法的时候,山上的枪声突然停了,然后便听到了高音喇叭声:

  “欢迎你前来送死窦志勇先生。我已经等你好长时间了。我知道你当过特种兵,但在我这里你就是一只即将灭亡的老鼠。我的大部队即将上山,你已经是瓮中之鳖!——再请你抬头看看山顶,那上面就是你要找的孩子,他现在手里正抱着一颗炸弹,只要我按下我手中的按钮,那孩子便会立即变成碎片。——这样吧,给你一个选择:要么用你换回那孩子;要么你看着我杀死那孩子。二选一,现在开始倒数五个数:五——四——三——二——……”

  “等等!等等!等等!好吧!好吧!我投降!你把那孩子放了,我随便你处置!”随着声音的出现,窦志勇走上了山,走进了丁伦设下的包围圈。

  其实刚才在下面,苏雨婷和小安徽都阻拦窦志勇出来,担心这是丁伦的圈套,担心到时候孩子救不出还要搭上一个窦志勇。但当丁伦开始倒数数的时候,窦志勇意识到来不及了,不能再犹豫了,所以便立即挺身而出。

  “好,你终于现身了!你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有仇必报。我与你本无仇,可你却残忍的杀害了我最最心爱的儿子,杀子之仇我能不报吗?”丁伦的声音里透出了哀伤和杀气。

  “你儿子不是我杀的,是他欲强奸我妹妹自己不慎倒在了那竹签子上的。”

  “住口!都死到临头了你还在这里狡辩!来人!马上把他给我绑起来,我要点他的天灯!”

  “是!”两个佣兵听到丁伦的命令后,便拿着绳子朝窦志勇这里走来。

  恰在此时,窦志勇无意中抬头看了一眼山头上被绑着的小龙,窦志勇居然发现小龙没了,继而看到吴天宇伏在重机枪射击掩体内向自己摆出了一个“V字形手势。窦志勇明白了:吴天宇得手了!

  就在两个佣兵拿着绳子走近窦志勇正欲捆绑时,突然听到窦志勇大声喊道:

  “老二、老三、小安徽听好了:预备——开火!”

  随着窦志勇的一声令下,吴天宇率先在山头上居高临下的向佣兵们开始了扫射,一时间,在场的佣兵全都被打得鬼哭狼嚎;窦志勇则瞬间转身,两只胳膊分别夹住两个佣兵的脖子只一卡,便听到“咔、咔”两声,两个佣兵的脖子被卡断,窦志勇随即捡起佣兵身上的两支AK-47自动步枪朝敌人扫去;小安徽与苏雨婷起初听到窦志勇的指令感到不解,当听到吴天宇那边响起了枪声,两个人才如梦初醒,急端着自动步枪向山上冲去。

  那吴天宇又是如何除掉了瞭望哨、如何夺得重机枪、如何救得小龙呢?

  有一句话说得好:环境能够改变人,环境也能锻炼人!

  这吴天宇已经有好几年没进行过攀高锻炼了,因此无论是体能还是技能都退化了很多。但就是有一种力量,有一种责任,在驱使着吴天宇,在驱使他竭尽全力地向上攀登,有时实在承受不了了,吴天宇就会寻一立足之处小憩,然后再继续攀登……

  说来也巧,吴天宇延长了登山时间、打乱了攻击部署本是坏事,但此时却“歪打正着”。吴天宇攀上山顶时正值窦志勇他们向山上攻击时,整个山区全都被枪声、爆炸声所笼罩,山顶的瞭望哨和重机枪手的精力全都集中到了山上那唯一的路口处,对于身后吴天宇的出现丝毫没有觉察。见此情形,吴天宇暗喜。吴天宇急取出背后的弓弩,先悄无声息干掉了瞭望哨,后又干掉了机枪射手,最后悄悄靠近了小龙,并向小龙说明了来意,孩子很配合,暂时先没动,等窦志勇出来以后,吴天宇见时机已到,便将孩子救下,并用绳子将孩子捆在了自己的后背上,然后钻进了重机枪射击掩体,这才出现了刚才说的那一幕。

  山下的苏雨婷与小安徽往山上打,吴天宇则架着重机枪往下打,一时间,整个山上枪声大作,敌人一片混乱、到处抱头鼠窜。趁此机会,窦志勇赶紧端着双枪边扫射边向吴天宇这边靠拢:

  “快,老二,快带孩子下来,咱冲出去!”

  吴天宇正打得兴致,听到窦志勇的喊声,方才醒悟过来。吴天宇急忙站起来,顺手拾起那哨兵的自动步枪,边继续开火,边沿着台阶走下山顶与窦志勇会和,两个人又一左一右在敌群中猛烈扫射。而此时苏雨婷与小安徽也已打了上来,窦志勇将小安徽背上的火箭发射器取来,对准山上的房子和工事就是一顿狂轰,打得敌人只有招架之功已没有了还击之力。此时的敌人虽人员众多,却已被窦志勇他们的气势所压倒。窦志勇他们很快便突出了包围,并顺利地进入了山下茫茫的丛林之中。

  窦志勇他们正高兴的走着,突然,右前方又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子弹又像刮风一样的从耳边掠过。

  “不好,前边有敌人拦截,我们得改变方向往北走。”窦志勇赶忙随机应变指挥着大家。

  在窦志勇的指引下,大家便开始向北面撤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